guns

暖阳

下雨天后续

泰国的雨,随性的很,明明之前还下的大到伞都遮不住,一会儿的功夫却又停了。

但衣服被打湿却是真的,黏在身上,被晚风一吹,就是令人颤抖的凉。

但比不过心冷。

把beam带回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当这个人还喝醉了的时候,但索性forth并不是一般人,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还是将beam带回了自己的宿舍。

forth本想将beam叫醒,不过beam早已睡熟,长而翘的睫毛轻轻颤动,想一个婴儿一般单纯不设防。

forth一下子就心软了。

但是又不能不把湿掉的衣服换下来,所以forth只好小心翼翼的将beam身上湿掉了衣服换下来,然后又用热水轻轻的擦拭了beam的身体,然后便将beam窝在了被窝里。

整个过程forth都没有起一点旖念,后来回想起来forth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等forth洗完澡出来,发现床上的beam睡着睡着把手臂露出来了,于是只好认命的走过去把beam的手臂放在被子里,然后就蹲在那里静静的看着beam。

初见这个人的时候只觉得这个人长得还可以,但是不如pha,所以自己对他也并没有多上心。

后来再见到这个人的时候,自己满心满意都在wayo身上,所以即使一起喝过酒也并不对这个人抱有多大兴趣。

再到后来,发生了那场混乱之后,他起初真的只是感到了莫名的责任感,到后来这种责任感慢慢就变了质,挥发走了正义感,留下了满满的喜欢。

喜欢这个人的小脾气,喜欢这个人的精致的眉眼,喜欢这个人的无意间的嘟嘴撒娇,喜欢这个人的一切一切。

所以当知道这个人有这样难为人知的心伤的时候,自己才会心疼的喘不过气。

那么喜欢你的我,怎么舍得你这么难过?

forth摸了摸beam的柔软的头发,只觉得喉咙有股热气在上涌,躲不得,于是只好逃到了宿舍的阳台。

却在无意间瞥见了阳台角落那包被自己随意丢弃的烟。

在确认宿舍的玻璃门已经关好了之后,forth几乎是颤抖的点燃了烟,然后颤抖着送进了自己的嘴里。却在吸入第一口时,不小心被呛住了。

就这样硬生生的,呛出了forth的眼泪。

之后forth便一根一根的抽着剩下的烟,白色的烟雾顺着深夜的凉风,把forth衬的仿佛拍画报一般令人着迷。

这个这画报的主角,却微微皱着眉头,透过烟雾弥漫,望着宿舍里熟睡的人,眉眼间净是难言的忧愁与温柔。

等到forth抽完最后一根烟是,夜幕已经褪去了,朝阳悄悄的露了半个头,阳光撒在周围的景物上。又是新的一天了。

forth走进宿舍,在洗漱间刷了三遍牙,确定自己的嘴里已经没有烟味了,才走到床边,叫了声beam,该起床了。

他没有想到的是,beam只是懒懒的睁了一下眼,然后就把他拉到床上,然后霸道的缩进他的怀里,说

“一起睡。”

forth没有办法,只好搂紧怀里的人,不一会儿,竟然真的进入了梦乡。

等到forth醒来时,发现怀里的人正笑脸盈盈的看着他。应该是下午了,阳光灿烂,空气中的微小尘埃都清晰可见。暖暖的阳光撒在那个人的身上,美好的像天使一样。

forth看了看,然后凑上前去,吻住了那人的唇。他们就像往常一样,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

是什么时候决定要一辈子在一起的?

forth想,大概就是在那个下午,阳光给那个人度了一层金边,他美好的像天使一样,他情不自禁的吻了上去,那一瞬间,是感觉得到了全世界的。

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想好了,虽然他不能参与他的过去,但他拥有他的未来。

他会用他的余生,来抚平他的创伤。

他们会拥有以后的全部的幸福时光。

下雨天

“你是怎么知道那件事的?”pha问道。


那是一次海边的聚会,虽然已经晚上了,但其他人还是都跑到沙滩上去玩了,只剩pha和forth这两个自称纯爷们儿的留在海边的小酒馆里喝酒。


forth本想问是哪件事,转念一想,便猜到了七八分。


“我猜到的。”forth喝了一口酒,然后说道,但究竟是怎么猜到的,并没有明说。forth没有明说,pha也就没有追问,都是通透的人,没必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于是pha也就岔开了话题,聊起了其他的。


小酒馆离海边不远,风一吹,海的味道就往鼻子里钻。小酒馆的装饰比较朴素,不像城里的酒吧那样闪着五颜六色的光,只正在有几盏吊灯,散发着暖色的光,虽然不热闹,却是舒适的。


在这样温馨而又暧昧的灯光下,无端的,forth就想起了那天的事。


那是他和beam刚在一起不久后发生的。


不是没有过争吵,毕竟是才在一起,性格都还没有摸透,尚需磨合,所以有些冲突也在所难免。


forth还记得当时他订了一家很火爆的饭店,为了庆祝他们在一起99天。Beam看起来也很感动,尤其是当他把玫瑰花变出来的时候,没有人能拒绝浪漫的举动,不管男人还是女人。原本打算回公寓来个春宵一刻值千金,但计划终究是赶不上变化。但他们出门时,beam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小孩,本来想着想小孩的父母道个歉,但当beam看到小孩母亲的时候神情就直接变了,然后便是颤抖着直接跑出了餐厅。


forth虽然疑惑不解,但也不能失了礼节,于是便向同样神色奇怪的妇女道了歉后,便出去追beam了。


等回了公寓后,他们便爆发了前所未有的争吵,但当时forth觉得导火线无非就是beam从他的衣柜里找出了一包烟。


其实也是有原因的,forth是真心想要为了beam戒烟,但他毕竟抽了很多年,烟瘾很重。以前抽的最厉害的时候一天4,5包的时候都有,后来没抽的那么厉害了,但却也习惯了每天抽几根。但当和beam在一起后,forth的确在很努力的控制自己,只有在实在难以仍受的时候才抽一根聊以慰藉。那包烟是在他们刚刚在一起的那天买的,直到现在,也就抽了几根而已。


那天具体争吵的内容已经忘了,只记得最后,beam最后话也不说,直接摔门而走。而forth也并没有马上追出去。开玩笑,好歹他也是工程学院的院之月,虽然最后没选上校之月,这也并不代表他就不受欢迎了,从小就是众星拱月般长大,他怎么可能没有自己的自尊。


forth压住了自己马上就冲出去的冲动,心里却更加烦躁,想要用尼古丁来缓解一下自己,却又在拿起那包烟的时候懊恼的挠了挠自己的头,最后随意的将那包烟丢在一旁,到底是没抽一根。


forth本想等两个人都冷静一下再联系,不过他到底是低估了beam在他心中的地位,还不到半个小时便举了白旗,把自尊之类的说法抛到脑后,不管不顾的就开始打电话。


打电话,不接。


发line,不回。


联系pha和kit,说不知道,而且还被pha嘲讽了一顿。

直到各种社交方法都一无所获,再加上下起了大雨,forth烦躁与焦虑的心情也达到了极点。算了,既然他不回我,我去找他不久完了?这样宽慰着自己的forth刚准备出门,就听到电话响起,一接,发现是他心心念念beam。


“你在哪里?我来接你好不好?”


电话那方很吵闹,似乎是在酒吧一类的地方,然后便听到beam报了一个地方,是了,就是一个酒吧,而且那人似乎喝了不少,导致舌头都打不直了。


这下forth更担心了,但那个酒吧却离公寓比较远,本来下雨天不适合骑机车,但为了快点赶到所以forth一路狂飙,等到酒吧的时候早就成了落汤鸡,但他却没在酒吧里找到他的人。


没办法,只好抹了一把头上的雨水,干了一杯酒保递过来的烈酒,然后forth便走出了酒吧。天知道他当时摔酒瓶子的冲动有多强烈。机车是不想骑了,正准备打车的forth随意一瞥,却看见了那个他苦苦寻找多时的人。


beam在路旁蹲着,头埋在两膝之间,不知道蹲了多久,但时间肯定不短,因为beam衣服全被淋湿了。


这孩子是要干什么,forth又生气又心疼,赶忙跑过去想抱起来就走,却在把beam头捧出来的时候愣住了。漂亮的眼睛本该流光溢彩,此时却只有迷茫,而眼眶还泛着明显的红。


是因为我吗?forth抽自己两巴掌的心都有了,明明该捧在手心里的珍宝居然被自己这么伤害,自己难道是智障吗?!正当forth懊恼不已的时候,听见了beam的低喃:“别走。”forth以为在叫自己别走,于是便也蹲下来说不走,不走,但雨这么大我们还是需要回家的宝贝。但beam下一句话简直就是一把惊雷,把forth劈在原地。


只听见beam说:“爸爸,妈妈,别走好吗?”小心翼翼的语气,伴随着浓浓的鼻音。


一直以来的疑惑仿佛找到了解答,不是没有看过beam和他父母的合照,他以前开玩笑玩beam手机的时候曾经时曾翻到过他们一家人的合照,beam的父母看起来很和蔼,但他们一点都不像,一点都不像。


当时forth还开玩笑说看来beam你是基因突变啊,却从没往这方面想过。


究竟有多狠心,才能抛弃自己的亲身骨肉?


究竟有多难过,才会让这个早已成年的男人这样痛苦。


forth突然想到了今天中午beam的失态,想到了那位神色不自然的妇女的面容,想到了那相似的眉眼,原来一切都有了答案。


forth突然觉得有些悲哀,那是beam心中的刺,为何也让他的心这么难过?他或许能把beam的刺拔出来,但beam心上的疤要这么才能抚平?


forth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却只能抱住他,在泰国的滂沱大雨中抱住他,竟可能的为他抵挡住一些风雨,然后在他耳边说我不走,我陪你。

 






无条件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离不开Forth的呢?Beam已经不太记得了,从那个酒后混乱的夜晚起,这个高大帅气的男人就以一种强势却又小心翼翼的姿态横插入他余下的生命,当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这个男人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挣脱不得,难以割舍。

 

Beam知道外界对他的评价,花花公子,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留身。不是他不想展开一段长久的感情,他当然也想有一个人可以共度余生,但他害怕自己一旦付出真心,最终也只能看着对方的身影越走越远,就像小时候那样。虽然只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但Beam却忘不了那时的难过,那是他心里的一根刺,十几年来未能痊愈,时不时还能扎他一下。

 

其实也是有过动心的对象,Pha和Kit作为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也是自己迷茫痛苦时期为数不多的宣泄出口。但Pha对于他来说是像一个撑起一切的老大般的存在,所以对Kit产生好感才更为适合。可后来,Beam发现,自己对Kit的好感更可能是一种依赖,并不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喜欢。

 

所以当那混乱的一夜后,Beam虽然有过羞愧,但更多的是一种释然,是对Kit感情的放下,仍能和Kit称兄道弟的释然。

 

但对于Forth,Beam却做不到释然。

 

Forth是一个如同Pha一般耀眼的男人,早在他们两个还没有什么交集的时候,Beam就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帅的过分的,虽然只是校之月的亚军,但其实和Pha不相上下。那群觉得Pha更帅的人真是没有眼光,Beam甚至还在内心默默吐槽过。

 

但就因为这个男人过于光芒四射,所以Beam还是下意识的和他保持距离,觉得这种男人就应该众星环绕,实在不像是一个钟情专一的货色。所以当Beam知道Forth在追求Wayo的时候,他一点都不为Pha担心,且不说Pha和Wayo这么多年来的羁绊,就Forth估计也没几天就会觉得追一个人厌烦,然后就抛弃Wayo去找其他莺莺燕燕。

 

因此在Forth对Beam表明他要对他负责的时候,Beam第一反应是觉得好笑,甚至有一种想戳Forth脑门的冲动,对他大吼:“你TM是追不到Wayo所以想把老子当替身吗,老子才不干!”但毕竟还是要维持自己风流倜傥的良好形象,所以只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表明,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误会,他也不是女的不需要他负责,言外之意就是你最好现在就麻溜的滚离我的生活,越远越好。

 

可Beam到底还是低估了Forth的韧性和他的钟情,这个外表狂放不羁内里温柔细腻的男人以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姿态向他一步步走来,却又总是如履薄冰般小心翼翼的照顾他,包容他的一切。

 

这样的Forth就像太阳,用他的炽热,融化了Beam心中根深蒂固的寒冰。

 

所以当Forth出事的时候,Beam一瞬间是失去了意识的,那种被抛弃的恐慌瞬间像洪水一般向他袭来,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谁紧紧攥住,攥的生疼,几乎攥出了他的眼泪。他很后悔,后悔自己居然没能表明自己的心意,后悔自己没能抛下自己的矜持,后悔自己没能在Forth笑着却又认真的问他愿不愿意成为他男朋友的时候直接吻上去。

但所幸Forth没有事,Beam几乎想感谢上苍,感谢他终于没有错过,这个他想要共度余生的人。

 

刚刚包扎好的Forth看到Beam时,有些怔住,但随即还有些不好意思,似乎觉得自己这个造型略显难看,但随即他更加惊讶,因为他看到Beam想着向他走来,漂亮的眸子流光溢彩,然后那个好看的发光的人低下了头,吻上了他,轻柔,认真,像是在践行什么关于一生的约定。

 

很多年后,Forth学长成了Forth工程师,Beam学长成了Beam医生,变了的是身份,没变的是感情。有一天晚上Beam洗完澡,吹完头发出来,看见Forth正躺在床上看电脑,便潇洒的,滚进了Forth怀里。Forth无奈的摸了摸撒娇的小猫的头毛,说今天和Ming聊了一会儿,那小子居然在我面前秀恩爱。Beam把Forth的手拿下来摆玩,然后问怎么个秀法。Forth说Ming问Kit说他是他的什么,然后啊,Kit说Ming是他的月亮。

 

说罢,Forth把电脑放在一边,翻过身来,冲身下的小野猫问道:“那我是你的什么?也是月亮吗?”

 

Forth眼神太过于深情,看的Beam直想抱着他吻几口,当然他也这么做了。

 

小鸡啄米般的啄了几口Forth的唇,Beam不屑道:“你才不是我的月亮呢。”

 

“那我是什么?”

 

“不告诉你,大笨蛋。”

 

看Forth还想说什么,Beam直接用手搂住Forth的头,深情的吻上去,不是之前的小鸡啄米式,而是扎扎实实的吻。身下的人都表示到这种程度了,Forth觉得自己再不行动简直不是男人,于是主动出击,慢慢攻略城池。

 

 

Forth是大笨蛋,都不知道自己是Beam的什么。

 

Forth是Beam的什么?当然不是月亮

 

Forth是其他所有人的月亮,

 

但只是Beam一个人的太阳,

 

是温暖,包容Beam的唯一的太阳。

 

 

 

 

 

 

赤星传

第三章

 

话说马龙为何会被叫做龙少,那是因为马龙从小出生在京城大户,父辈皆是朝廷重臣,可谓家大业大,所以被称为少爷无可厚非。

 

马龙的父母膝下有二子一女,马龙是最小的那个。但因出生时不足月,故身体虚弱,常年药不离身。这些年马龙父母想遍了法子也没能让马龙身体好起来,直到马龙十四岁那年,事情才有了转机。

 

马龙十四岁那年的春天,京城发生了一起怪事。

 

先是京城来了一群奇怪的人,说奇怪,是因为他们个个都长得俊美异常,尤其是他们的首领,更是绝艳,一双桃花眼像是要勾走谁的惊魂一般。

 

这群奇怪的人建了一座乐馆,名为桃音坊,欢迎各路人马来欣赏音乐。

 

抛开这些人的长相不说,桃音坊的乐曲足够吸引人,特别是那首领还弹得一首好古琴,余音袅袅,不绝于耳。故桃音坊一时名声大燥,在京城风头无两。

 

但这只是怪事的开端。

 

桃音坊出现后不久,怪事便发生了。先是马家丫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那丫鬟平素便是个机灵的,长得也好,常年跟在马龙母亲跟前,与他们家的上下关系都还不错。这好端端的一个人突然消失了,任谁都会觉得奇怪。马家一向对下人极好,于是便动用了大量的人力去寻找这个丫鬟,结果却无功而返。

 

直到几天后,那个丫鬟突然出现在了一棵桃树下,被人发现时,她早已没了气息,但脸上却依然挂着微笑,令人费解。只有那棵桃树花开的异常绚烂。没人能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所以马家也只能将她好好安葬。

 

但事情却并没有结束,因为接二连三的有女孩消失,这些女孩大多都正处于花样年纪,且长的较好,最后的下场,便都是被发现在那棵桃树下,微笑着,却也没了生命。

 

发生了这种事,整个京城都处于人心惶惶的状态中,家中有女儿的更是不敢轻易让女儿出门。有人意识到这件事可能不是一般人能解决的,便去赤星阁寻求帮助。

 

不是没有人怀疑是那棵桃树在作祟。

 

那棵桃树的年岁早已无从考证,但一定有很长的年纪的,因为这棵桃树粗的需要两个小二环抱才能抱完。而且因为在春季,桃花开的正旺,微风吹过还能闻见阵阵桃花香。本该是一幅美景,但因为发生了这种事,任谁都只会觉得诡异。

 

有胆大者召集了一群人,将那棵桃树砍了下来,结果就是,那些人于第二天在被看下的桃树下被发现,没有微笑,因为他们早已成为了干尸。

 

一时间,人们知道了怪事与这桃树一定有关,只是没人敢再有任何动作。这种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局面,直到赤星阁的人来了,才有了改变。

 

因为是马家的丫鬟最先遇害,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赤星阁来的人便安顿在了马家。

 

虽然马龙身体不好,但毕竟还不大,对新鲜事都有好奇心,便跟着哥哥姐姐一起去凑热闹。

 

这次赤星阁来了三人,因为赤星阁的名气也确实大,所以能认出其中有秦门掌门秦志戬,吴门弟子王皓,但这第三人,却是无人知晓,从未出现过,且年纪轻轻。

 

秦门掌门与马龙父亲交谈时,目光若有似无的看向他,让马龙无端的觉得奇怪。他还是对那个小弟子更感兴趣,明明是背对着自己,却也能从那挺拔的身姿中感觉他那一身傲气。

 

大人们交谈了不一会儿,马家当家人便让下人带领着赤星阁的三人前去歇息的地方。马龙想看看那小弟子的脸,于是赶忙跟上去。

 

就在他快走到那群人跟前时,那小弟子转过头来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便又转回了头。待马龙回过头时,便只看到那小弟子衣摆蓝色的滚云边了。

 

马龙是震惊的,桃音坊名扬京城,作为世家公子,就算在怎么不喜玩乐,也不可能没去过那里,所以自然,也见过那位弹古琴的美男子。

 

但任凭世人将那位美男子的眼睛夸得多么的天花乱坠,马龙也觉得,刚才那小弟子的匆匆一瞥,才算得上是惊艳绝世,那双桃花眼,才是真正的盛开着桃花。

 

“那位小道长,在下马龙,敢问尊姓大名?”马龙情不自禁脱口而出。

 

“张继科”那小弟子声音尚且稚嫩,却也的确有磁性。但为人却有些许冷漠,只留给马龙一个背影。

 

那时的马龙只为知道了那位小弟子的名字而开心,却不知道,张继科这三个字,在往后的岁月里,竟然与自己纠缠了一生。

 

 

 

 

 

赤星传

第二章

 

远行峰,不了解的人从名字上可能以为只是一座路途遥远而又难以攀登的山峰罢了,并没有什么稀罕的。

 

诚然,远行峰的确只是一座山峰,即便存在年月之久无从考证,但这却不是它的出名之处。远行峰之所以为人敬仰,是因为赤星阁。

 

赤星阁,坐落于远行峰之上,是当世最出名的三大修仙圣地之一。早些年世道还未太平之际,魔族乘机崛起。在魔族首领的带领下,妖魔横行,干净各种坏事,人们始终活在恐惧之中。就在这时,是赤星阁座下的两个弟子携手平定了这场人类的浩劫。

 

具体的细节由于时间久远难以追忆,只是从那时起,魔族的嚣张势力便得到抑制,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敢再出来放肆。

 

那两名弟子,便是后人所津津乐道的,称之为双子星的,刘国梁与孔令辉。而赤星阁,也由此一战成名。

 

然而就在此时,赤星阁的宁静却突然被打破。

 

原本许昕只是在和方博唠嗑,话题却不知怎的突然扯上了张继科,然后方博眼就红了,而许昕也难得沉默。

 

寂静了半晌,方博哑着嗓子问:“龙少呢?”

 

许昕满脸无语“当然是在桃林,他还能在哪儿?”

 

方博本来还想问难道他还没放下吗?转念一想,他们就没有谁能真正释怀。

 

那可是张继科,日天日地,肆意张狂,桀骜不驯,风流倜傥。看似冷漠不近人情,却实质又对牵挂的人掏心掏肺,两肋插刀。

 

这样的张继科,让人怎么能忘?

 

正在方博与许昕伤春悲秋之际,门前却突然传来一阵骚乱。待他们前去仔细一看时,便为眼前所见而震惊:那是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身上布满了伤痕,有的还在渗血。他不停的颤抖,头发脏乱的散开,面容看不真切,只能凭借他身上所佩戴的门牌,才能辨别出这是远行峰座下的弟子。

 

但最令许昕和方博震惊的不是这人身上的伤,而是这人嘴里一直喃喃道:“张继科,我看见了张继科…..”

 

正当许昕想问问清楚时,只感觉身边刮过一阵风,然后许昕便看见他的师兄。

 

身着白衣,衣摆绣着蓝色的滚云边,墨色的头发被黑色的发带扎起,随风轻轻摆动。玉面龙少的气质明明该是是温润如玉,此时却隐隐散发着一些肃杀的气息。

 

马龙蹲在那个弟子身旁,不着痕迹的向他传了些真气,待那人停止了痉挛后,才慢慢起了身。然后马龙便转身对许昕说:

  

“让人把他带回去,好好治疗他。”

 

“等他好了以后,我要亲自问他。”

 

“他所说的张继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赤星传

第一章

阳春三月,桃花正开的繁华。

 

远行峰上有一片桃林,此时的桃树上更是点缀着绚烂的桃花,微风拂过,吹起一片桃花的浪。在桃林中站着一个人,此人身形高挑,面容清朗,让人想起温润的白玉。

 

此人便是远行峰赤星阁秦门座下的大弟子,人号玉面龙少的,马龙。

 

而马龙此时只是静静的站着,直到桃花落了他满身,才缓缓抬起头。桃花纷纷落下,有些甚至飘落在了他的眼上。有些痒,于是马龙便将眸上的桃花捻下,脑海中却突然闪过那人好看的眉眼。只见那人笑着对自己说:“龙,你睫毛掉了”,然后便伸手帮自己捻下来。

 

马龙嘴角不禁漾起一抹笑,心里却是被狠狠剜了一刀。

 

桃花依旧在,思君何处寻?

 

马龙仔细的端详手里的桃花,只觉这桃花白色中又夹杂着一点点的粉,好看至极。

 

马龙不禁想起年少时,他和那人经常在这桃林修炼剑法。有一次,同样也是春季,同样也是桃花满林,而他们正在比试剑法。那人虽是长得极好,但修炼的剑法却是凶狠至极,招招致命,让人防不胜防。那时的马龙虽然也是天资聪颖,但修的路子到底较为平和,也没有现在那么精于算计,以至于在和那人的比试中竟落了下风。

 

眼看着那杀气腾腾的剑就要刺向自己的命门,马龙干脆收手,闭上了眼。一是觉得避不过,多做无益,二是他想看看那人的反应,看看自己在他心中的分量究竟有多重。

 

那人果然就此停手,然后慢慢走到马龙身后,在他的耳畔说:“龙,你输了哦。”

 

温热的气息让马龙脸红,心跳更是快的不受控制,他忙睁开眼,转过身去,只见那人笑着望着自己,眼里满是柔情。

 

那时的马龙觉得,这满林的桃花仿佛都盛开在了那人的眼中,流光四溢,万种风情。

 

终究只是回忆了。

 

马龙心里叹气,将手轻轻一挥,漫天飞舞桃花便随着他所指的方向飘去,最后落在了一座墓上,整座墓瞬间被覆上了厚厚的花瓣。

 

马龙慢慢的走过去,然后坐下,靠在了墓碑上。

 

这样你是不是就不会冷了?我的继科?

 

马龙苦涩的牵起嘴角,摸上了那冰凉的碑。

 

 

为好事泪流

   不知道为什么,张继科无端的想起了青岛的风。

   白天的风还好,只让人觉得凉爽,但晚上的风,确是实实在在的冷,凉进了心里。

   而这青岛晚上的风,现在真真切切的吹进了他的心里,满腔热血,被覆盖了一层冰。但他明明难过,却依然要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祝你幸福的样子。

   谁叫他张继科是肖门弟子,日天日地的真汉子。

 

   其实他张继科早知道会有今天这么一天,但仍旧在心里有所期待,期待着那一个渺小的可能性,毕竟,人活着,总得有个盼头。

   他不是没有喜欢过别人,当年的初恋至今仍然时不时被别人提及,但不知从何时起,他这只雄赳赳气昂昂的藏獒眼里,便只容的下那一人了。

   那人是他的队长,是他的队友,是他最强大的对手,也是他最不能释怀的挚友。

   亦或是,他最想得到的那人。

   所以每当张继科看到马龙笑着看他的时候,心里面开心之余,便只剩下难过。那么深情,情字里却只包含了兄友弟情。

   正如某次他生日时,马龙向他敬酒,白净的脸上写满了快乐。

   然后张继科便听见马龙说,祝你生日快乐,我最好的兄弟。

   既然马龙这么快乐,张继科也只能快乐,装作豪情的想要直接干完一杯,却因为喝的太急生生呛出了眼泪。

   席间他看见马龙偷偷跑去阳台打电话,便装作不经意的走过去,还没走到跟前,便听见马龙温柔的对电话那边说着什么。

   说的是什么呢,张继科想了想,好像是宝贝你早点休息,我要晚一点回来,今天可是继科儿的生日,要好好庆祝。

   恩,还是那么温柔,还知道今天是我生日。张继科默默地想,后知后觉的发现鼻头有点酸。

   生日的后续张继科不记得了,后来听周雨说那天他喝的大醉,谁都劝不住,最后还是马龙把不省人事的他送回去。

  想着想着,张继科觉得,以后还是不要喝那么多酒了,不然都没人给送回去。

 

   看到那条微博之后,张继科其实愣了很久的神。

   以前尚且还可以装聋作哑,当做我什么也不知道地肆无忌惮的享受马龙的好,但现在,只能作为最好的兄弟这样的身份。

   不过还好,张继科安慰自己,至少自己还捞得个“最好”不是吗?虽然你们有八年,但我们毕竟有十四年不是吗?

   要坦然接受还得一段时间,就先自欺欺人吧。

   事后张继科给马龙发了信息,上面写着:

   祝你幸福啦兄弟,弟妹很漂亮。还有明明是三剑客,你们都有归宿啦,就只有我是单身狗,以后要吃不少狗粮啦哈哈哈。

    开玩笑,他堂堂张继科,就算失恋也要失的洒脱。

 

    至于是唯一一个单身的人,张继科表示毫不在意。

    毕竟是亡命徒,为自己活了那么多年,再一个人多走一段,也并不算什么大事。

    孤单久了,也就习惯了。

 

    所以,马龙,你就幸福吧。